你常常在工作的时候分心,没有效率吗?觉得工作越来越累,花了很多时间却达不到自己希望的成效。令硅谷高干们趋之若鹜的高效率工作者,必备的能力是什幺?我们用印度哲学告诉你。

专注力,是许多成功人士强调的重要能力,包括巴菲特、贾伯斯与Google高层,甚至连许多美国顶尖运动队伍都设计相关的训练课程。但是,专注力是什幺?在我的讲学经验中,问过无数次台下的朋友这个问题,淡大部分的人的答案其实都很笼统:「专心做一件事情,就是专注力」「专心读书的时候,就有专注力」「专心玩游戏的时候,就是有专注力」。

现代西方许多国家都重视专注力的训练,以诸如「正念(Mindfulness)」「觉知(Awarenss)」等名字盛行硅谷,甚至连被证明不但可以有效减少压力、还能提高工作能力与续航力。然而,这股训练风潮并非源自西方本土,而是来自古老的印度哲学:古老的印度哲学中,有一系列讨论专注力的论述。

为什幺需要专注力?

专注力为什幺很重要?印度思想家们认为,关键的原因在于,我们的内心平常极为散乱,那就无法聚焦在一个点上面,把力量完整贯彻出去。西藏地区研究印度思想的某些学者们流行一种譬喻:「好比一条自然流动的小溪,溪水都缓缓地向下游流动者,这时候它可能没有足够的力量打动水车。但只要设计一条细窄、颠簸的管道,将溪水束紧。那这股溪水就能转动庞大的水车。」

将内心灌注在一个点上面,才能发挥我们内心的潜力。这听起来很合理,但何谓那怎幺样才是「练习」专注力呢?印度思想家认为,所谓的专注力,指的是内心可以稳定、受我们控制地停留在一件事情上。重点在于,这个过程中我们是拥有「控制权」的,纪录印度许多认知学者们着作的《成唯识论》 中说:

举例来说,单纯的打电动、阅读的过程中,我们的内心专注力其实并非来自我们自我的控制,而是来自那个「场域」的构成:安静的场合+书籍、紧张的游戏+音效等等,当这些场域消失,我们就无法再专注于其上。这种必须依赖其他场域来达成专注的效果,并不能算是真正在练习此处所谈的专注力,也并无法达成专注力的成效。为什幺呢?

印度哲学告诉你:如何培养高效率工作者必备的「专注力」

首先,既然此处谈到,练习专注力的目的,是让我们内心可以不流连于别处(诸如滑手机聊天打屁等等),而能将其力量发展到最大、贯彻于某个事件上(比如工作、吸收知识)上,进而达到高效率的成果。假如这个过程中,场域佔很重要的比例,那就会进入一个悖论:

场域不对,我们就无法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、阅读效率或是解决问题的效率了吗?答案似乎是肯定的,这就是为什幺许多人工作时会戴上耳机,打开自己喜欢的音乐。或是在运动时必须有音乐为伴,因为这个「场域」让我们能够「专注」在眼前的事件上。

相对于这个例子,我们在打电动、或是阅读喜爱的书籍时,往往不需要一个强制性的外在场域:不论身在哪里,我们都能怡然自得地打电动、阅读,这是为什幺呢?答案很简单:对我们来说,前者比后者还疲劳(或是无聊、讨厌、无趣),我们对后者的「兴趣」与「热忱」本身就已经是让我们专注的「场域」了。换句话说,当我们面临到比较无聊、无趣或讨厌的「问题」,我们就需要一个场域来协助我们专注。

然而,我们最需要专注力的时刻,就是面对那些讨厌的问题时啊!

躲避问题,是我们生活中最常出现的惯例,所以我们往往在要面对到压力与问题前,我们都会用各种方式让自己「轻鬆」下来:听音乐,洗个澡、运动一下。但这很明显是不符合「效益」的:为了解决一个问题,我们必须投入如此多的资源与时间。

举个我身边的例子来看:我认识两个朋友都是译者,他们的能力相差不远,但在面对工作时的态度截然不同:一个总能把专注力贯彻到自己的工作上,另一位则每次在翻译前都要花很多时间放鬆心情、培养感觉,才能开始翻译。

两人之间的工作表现一开始差异不大,但随着时间的进展,开始慢慢出现无法挽回的差异:前者总能準确地抓稳自己工作所需的时间,让他能够更有计划地安排工作与休息行程,对委任者来说,前者的工作效率在交稿时间、準确度等表现上也是没得挑惕。

后者则因为自己很难专心在翻译工作上,每次遇到翻译时的挫折就想要休息一下、放鬆一下,慢慢地自己对这份工作也越来越感到反感,工作能力也每况愈下。可以说,专注力是一股在面对问题时的「韧性」,好比肌肉一样:稳定的专注力,才能展现出高效率与续航力。

以追求平静的快乐(Shanti)作为最高价值的印度哲学认为,专注力的训练是一切快乐的基础。如果想要对印度哲学有更多认识,欢迎关注熊仁谦的脸书专页。作者网站:罗卓仁谦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